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吹雪世界之窗

青煙墨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何以自己是「中女」為榮(選自:卓韻芝『是有點狡猾』)  

2011-07-30 18:08:41|  分类: 如是我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在數碼相機面世後出生的嬰兒,應稱為「沒有底片的年代」。
——林行止『常在其中』
  
  不久前,我開始被弟弟及其友人稱為「中女」。某次我在商場指著前面的師奶低聲問弟弟:「喂!她是中女,我又是中女?」弟弟斬釘截鐵點頭。
  我投訴「中女」一詞定位太闊,弟弟說廿五到四十都屬中女:「你只是年輕一點的中女,但你仍是中女!」我這位「中女」無言以對。
  我生於一九七九,出生那年地鐵通車;對於一九七九,我只知道這麼多。但我一起很慶倖自己生於這世代,儘管別人說這不是一個好時代。
  我們這一代,雖然被稱作「中女」,卻其實是很幸福的。
  我為甚麼慶倖自己是中女:
  1、我聽過黑膠
  認識一位元十多歲的男孩,他是K歌之王,任何流行曲都懂得背誦(注意:不只懂得唱,而是背誦),但他說,自己一生從沒買過唱片。雷頌德陳輝陽王雙駿應該十分仇恨他,因為他是不折不扣的BT世代。
  現今的小朋友,聽聞過世上有一樣東西叫做黑膠,我卻是真真實實地聽過黑膠。最重要的是,我剛好「踏正」一個由黑膠到錄音帶,經過CD、MD,順利過渡到MP3、UMD、MP4的年代。我記得小學時dub cassette,在電臺用Technics黑膠機,亦同時能安然過渡到今天的數碼年代。比我年輕十多歲的人,懂性時已經是MD年代了,真蝕底。相反,比我年長十多歲的,要他們學會在網上買歌,可能無所適從。
  我很榮幸自己踏正這一代,見證了科技變遷;由打字機到excel,由大東電報局到IDD減價戰,再到視像電話。
  2、我知道自己老了之後,打扮不會太有問題
  每逢遇見「打扮嚴重戀舊」的人——五、六十歲人了,還穿著shoulder pad大褸、紋了眉、烈紅的嘴、厚厚的粉底——心裡絕不會取笑,亦不會覺得他們發瘋;他們只是戀舊罷了。戀舊,是合理的,因為一個人對於時裝/美學的觸覺,是在他們廿多歲的時候奠定的——你在廿來歲時認定什麼是美,就會一世都認為那是美了。就算你之後不會再穿那類型衣服,化那類型的妝,也只是因為你覺得不適合自己的年齡而已。我問媽媽、婆婆、阿姨、姨丈什麼衣服是美,嘩他們的答案,統統是他們廿多歲時流行的東西。
  既然一個人對於時裝/美學的觸覺,在他們廿多歲之時奠定,我們算好幸運,在我們廿多歲時(即是現在),興一樣東西:做自己。上一代的潮人,形象非常劃一,就是:看來都像飛仔飛女;造型愈飛,等於愈潮。我經歷過YORK喇叭褲、bold袋、Boy London大表面的劃一年代(如果你唔咁樣著,就諗唔到方法扮型了),但之後,世界不同了,我們流行一樣東西:簡約!!!
  一條剪裁簡單的牛仔褲襯一件白恤衫,也可以靚!
  一對平底鞋配一條直身裙,也可以靚!
  嘩實在是太幸福了!
  我們在廿多歲的時候知道「簡約」這個詞語,就算我老了,也不會打扮到鬼靈精怪。可以很簡約,亦同時覺得自己靚,真是三生有幸。
  3、我可以從別人口中聽到有關抗日戰爭與文革的故事,而無須親身經歷
  多數人在廿五歲以後,才懂得欣賞歷史,廿五歲以前,都不太想聽阿爸話當年。我慶倖自己近年開始願意聽長輩的往事。比我年輕十年的後生,到他們廿多歲,對這題目感興趣之時,經歷過抗日戰爭的長者都魂歸天國得七七八八了,想知道多點,就只得看書。上一代人說起文革,講得栩栩如生,再遲一點,就未必有氣有力繪影繪聲了。
  我們見證英式統治、六4、九七移民潮、回歸升旗、中國經濟起飛、零八奧運,我們踏正這個命中註定當目擊者的年代,做這年頭的港中女/中男,實有點歷史意味。
  4、我看過《金電視》,也知道狗仔隊只是打份工
  從前的傳媒斯斯文文,雜誌連寫句caption都彬彬有禮,明星就是明星,尊貴而有神性感,這我還記得。後來有了《YES!》、有了黎智英、有了一大堆3388週刊,報導手法側重娛樂性,新聞紙也沒從前那麼沉悶了。我不會說這是好或者不好,因為我已經心智成熟到懂得分辯真偽。
  好些長輩,凡說起當今的傳媒,就顯得人神共憤,合理的,因為他們大半生所認知的傳媒與今天的相差太遠,他們接受不來的。我們在願意接受轉變的年歲目睹一切(無論轉變是好是壞),心情該會好一點。至於比我們年輕的一輩,對不起,你沒看過期期封面格式一樣的《金電視》(一定是一張大頭相+左下角一行斜字),就不知道什麼是簡約清新呢。
  我們這一代不能再好的了。
  遲我十年出生的,有很多東西都沒見過;
  比我年長十歲的,面對這個變得太急的時代,會感到束手無策;
  今年或以後出世的更慘,他們一出世,香港的夏天已經三十四度了。
(8.11.2006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