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吹雪世界之窗

青煙墨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人節以毒攻毒法(選自:卓韻芝『是有點狡猾』)  

2011-08-01 11:11:22|  分类: 如是我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Strange,don’t you think I’m looking older?
  Change is a strange,who never seems to show.
——George Michael『Older』
  除非你看透世情,否則單身渡過情人節,多少都有點壓力----那些認為情人節「只不過是生意人搞出來的花樣」,對這節日心存憤怒、感到鄙視或滿懷怨氣的,都不叫看透世情。成熟的人,根本不認為二一四是壓力,另一方面更認為這個點子很有意義,還會替別人高興。
  古語有云,事實改變不來,可以改變你的態度。面對沒有情人在身旁的事實,調整一下我們的想法,可以改善我們的心情。我見過一種很高手的想法,在此誠意推介。介紹這種想法給我的人,是佐治米高,唱歌那位George Michael。
  他一生跟幾多個男人和女人睡過呢?我不知道,亦頗肯定連他自己也不知道。我無意理會他的私事,純粹欣賞他的歌詞。在我所能觸及的範圍內,對於失戀/單身/空虛的看法,還是他定得最高檔次,也最富時代感;這個年代的人很適用。
  這種想法,我稱之為「以毒攻毒」,可以簡略形容為:對以往所有情愫深存感激。
  背後的層次可高了。他寫過一首曲目名叫《Jesus To A Child》。內容描述一個人在寒冷的夜晚,憶起一段又一段逝去的情愫,竟然發現一陣溫暖感,就像一個小孩在耶穌跟前,看到溫柔的笑容,得到真正的救贖。
  歌詞有這樣一段,很簡單直接,我不譯了。歌詞內的“You”,指從前的情愫:
Kindness in your eyes
I guess you heard me cry
You smile at me
Like a Jesus to a child
I’m blessed I know
Heaven sent and heaven stole
You smiled at me
Like a Jesus to a child
Well I’ve been loved
So I know just what love it
And the lover that I kissed
Is slways by my side
Oh the lover I still miss…eas Jesus to a child
——『Jesus to a child』
  也許你曾經愛過,亦曾被愛過,也許你沒有愛過,卻總嘗過患得患失的忐忑。時間線上,有人曾經送過你回家,另一個人曾經說過他喜歡你,有人曾經在夜裡與你談電話,亦有人曾經在街上和你吵架,有人曾經替你推門,而你在千分一秒間想過他是不是喜歡你……小如這樣的事情,無論經已發生多久,也值得你高興,因為它們都真真實實地存在過,你可以永遠擁有它們。遙想起這些小事的時候,你感到一份莫名的溫暖,已經再沒所謂那些人是否在你身邊了,結局是怎麼樣已經再沒所謂了……當你緬憶的時候,嘴角泛起那微微的笑容,不就像一個溫柔的吻嗎?它們變得愈來愈正面,給予你繼續前行的力量,也就漸漸發現,你心境平和起來,得到某種引領和救贖。
  這一種想法,不是供失戀的人用的(失戀的話,可以參考佐治米高其他歌詞如《Move On》或《Doesn’t Really Matter》),相反,是給你無端白事卻有份莫名空虛之時用的,就如情人節給你的偶爾孤獨,又或下班回家後失落突襲,你就可以想想這些逝去的情愫……慢慢地……你微笑了。
  運用這種想法的日子久了,功力日漸深厚的話,甚至可以把那些或好或壞的往事,變成一種工具,一種找尋慰藉感的工具。
將本來有壞性的毒素(凋謝的情感),用以攻打另一種毒素(當下的空虛),讓兩種毒素產生化學作用,反變成有效的醫療,以毒攻毒也。
  庚澄慶有一首歌名叫《熟悉》,歌詞也同出一脈,雖未至救贖這境界咁大件事,但也寫得非常好,K房內不時有人唱,卻沒多少人知道自己在唱什麼,歌詞中的「妳」,同樣指舊情愫。
妳走過的樓梯  妳送我的毛衣
都很安靜地陪我在這裡想妳
我的寂寞因你不藥而愈  多麼的不可思議
每當我靠近妳  我就更愛自己
是一種自然反應  讓我相信愛情
我柔軟的心願意臣服於妳  我熟悉的舊感情
無邊無際  滲透到呼吸
就好像  光和影  占滿空氣  古老堅定
愛的存在不需要證明約定
哪一天愛上妳  我早已經忘記
時光會蒐集回憶慢慢堆積凝聚
世界再新鮮  唯有妳最熟悉  我熟悉的舊感情
詞:徐玫怡/厲曼婷

  八十年代,佐治米高事業如日中天。當時許多人也認為他是同性戀,他對於自己的私事,從來隻字不提,公開約會的,都是女人。直至廿七歲那年,他認為了一位名叫Anselmo Feleppa的男子----一位來自巴西的時裝設計師,人生就此劇變。在相處的短短兩年間,他讓他明白什麼是愛、快樂和勇氣。後來Anselmo死於腦出血,佐治米高陷於人生低潮。不過死者留給生者的最大禮物,正正是面對自己的勇氣。佐治米高因為Anselmo,正式向家人與傳媒承認自己的性取向。在休息(休養)整整六年之後,他推出了一張大碟,專輯名字不能再好的了,就只簡單一個字——『Older』。
  大碟內有一行細字:
  Dedicated to Anselmo Feleppa ,who changed the way tha I look at my life.
  『Move On』,『It Doesn’t Really Matter』,皆收錄在『Older』大碟之中,而『Jesus To A Child』,則是全碟的第一首歌曲。
  世上存在情感這回事,本就值得快樂,無論當下你擁有,還是失去。
(8.2.2007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