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吹雪世界之窗

青煙墨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讓人哭笑不得的南懷瑾  

2012-10-03 21:57:26|  分类: 如是我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者:張中行

  還是三四年以前,我寫《禪外說禪》的時候,有人告訴我,台灣有個老人物南懷瑾,學兼儒道釋,著作不少,可以找來看看。這善意我同意,可是因為懶而兼忙,竟沒有找來看。日前,以偶然的機會,得見他的據說是最重要的著作《論語別裁》,為1990年復旦大學出版社據第十八版改排本,精裝上下兩冊,定價26.80元。依舊習慣,看到沒見過的書,總是急著翻開看看。而一看就大吃一驚。——不只一驚,而是一而再,再而三。全書近千頁,是用想到哪里就講到哪里的格調寫的,這我不想說什麼,因為論文也有如上飯桌,有人愛吃甜的,有人愛吃辣的。單說驚,一,再,三,都來自我略翻看的百頁上下。不再往下看,恕我說句任性的話,是沒有興致再往下看。以下說一瞥的所見,或說驚的來由。想分為三個方面。
  其一,這部書是本世紀七十年代完成的,而意見卻還是五四前後極少數人聖道天經地義、反對打倒孔家店那一路。孔家店應該不應該打倒,問題很復雜。化復雜為簡單,我覺得,對于孔子的某言某行,評價,至少也要換用三副眼鏡,而所見就未必一樣。舉例說,「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」(《論語?陽貨》),戴上基本上脫離時代的心理學加社會學的眼鏡看,所見也許有是有非;戴上所謂歷史主義的眼鏡看,也許竟看到對的一面;戴上古為今用的眼鏡看,不說它錯就太荒唐了。可是南懷瑾則只戴一副歌頌的眼鏡,他在「再版記言」里說:「孔子學說的可貴,畢竟是萬古常新,永遠顛撲不破。」真是這樣嗎?以「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白天子出」(《論語?季氏》)為例,明朝早年曾高升為八股文的專用題,確是被看作「萬古常新,永遠顛撲不破」;至于數百年後,像我這慣于「攻乎異端」的,就不這樣看,而是認為根本就沒了這樣的「有道」,因為天子之流,如果有力征伐,他對內的權力就會大到無限,其結果就必致為所欲為,多干壞事,而更糟糕的是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止他,反而要歌頌。孔子說「天下有道」,來由之一是幻想古比今好,之二可能是從俗,對于天子之流,不能不歌頌。想不到南懷瑾竟不折不扣地接受了這樣的聖道,所以主張尊王、忠君、孝親、等等。此外,人的思想總是成套的,所以他說,「由舊的文學作品改成白話文後,有什麼功用呢?」(2頁)這是為林琴南助威,反對白話。只是在這方面他未能貫徹始終,因為他這部大著是用白話寫的。還是專說思想,可驚的是半個世紀之後,用自己反對的白話,宣揚幾十年前少數遺老用文言宣揚的讀經尊孔那一套。
  其二,講《論語》不能不牽涉到古事,專說小範圍的典籍,南懷瑾的看法,都是《古史辨》以前,流行的信而好古那一路。借用桐城派的術語,是只要義理、辭章而不要考據。例如他說:「而孔子最大的重要著作為《春秋》。」(15頁)「當孔子寫《易經?系傳》的時候,正是春秋時期動亂的時候。」(66頁)不錯,這看法可以在舊說,如《史記?孔子世家》中找到根據。不過,可以找到根據是一回事,可信不可信是另一回事。分辨可信與不可信,要有理的依據,這依據是古事的實況。專就《春秋》和《易》十翼說,有關的實況很復雜,五四以來,考證的文章不少,只說我認為可信的。春秋時代,各諸侯國都有史官,掌管記錄重要的史事(包括國外的),這一點,連相信孔子作春秋的孟子也承認,《春秋》是魯史,孔子沒作過魯國史官,有什麼權力,甚至有什麼能力,作魯國的史書呢?至于《易》十翼,比如最典重的《系辭》,無論看思想還是看文風,都不可能是《孟子》以前的。我以為,講歷史,史識當然很重要,但史識要放在知識的基礎上,不如此就成為架空說,價值就很有限了。關于古代典籍的編著情況,南懷瑾的說法還有更使人驚訝的,那是:「要研究中國文化,孔子所編的《禮記》(案指小戴《禮記》)是不能不看的。」(47頁)這也有根據,想是《孔子世家》的「乃敘書傳禮記」,如果是這樣,那就更可證,為抬高孔子的地位,連漢人戴聖編的史實也視而不見了。
  其三,更使人吃驚的是對《論語》原文的有些解釋(指釋文義,不是發揮義理),真是前無古人。這古人主要指漢人,馬鄭之流,箋注古書,雖然不敢保百分之百正確,卻嚴守語文規律,或說訓詁規律,所以絕大部分可信。也可以包括宋人,程朱之流。看宇宙人生,程朱有自己的一套,所以就是箋注古書,也難免借機抖摟自己肚子里的,但對于這機,他們也沒有扔開語文規律的膽量。所以即如朱文公,講《論語》,成書,稱為「集注」,以表示沒有數典忘祖之意。還可以包括陸王之流。陸更靠近禪宗,變理學為心學,但究竟出身于儒,為溫良恭儉讓所縛,羨慕禪師的呵佛罵祖而沒敢說呵聖罵賢,只說「六經皆我注腳」。其實,這說法只表現一種重修持的自信精神,至于真講六經,他還是不能不規規矩矩,比如「乾元亨利貞」的「貞」,他總不會講成貞節的。南懷瑾則不然,而是不管語文規律,自己高興怎麼講就怎麼講,這就箋注的路數說,或只是就膽量說,確是前無古人。評論要有證據,以下舉證。證據太多,想只舉三處,以一斑代替全豹。
  一處,見第34、35頁,是講《學而》篇的「無友不如己者」。這句,舊解都是「不要交不如自己的朋友」,意思欠圓通,因為都這樣想,就不會有朋友一倫。不過意思圓通與否是一回事,某種說法應如何理解是另一回事,前一事軟,後一事硬,二者不能兼顧,即如孟子,也是用「盡信書則不如無書」的辦法處理,因為後一事硬,不敢踫。南懷瑾不然,是踫硬的,即把通「毋」的「無」解釋為「沒有」。因而說:
  那麼「無友不如己者」,是講什麼?是說不要看不起任何一個人,不要認為任何一個人不如自己。上一句是自重(案這一句費解),下一句是尊重人家。……「無友不如己者」,不要認為你的朋友不如你,沒有一個朋友是不如你,……以下還有如此解的證明:
  那麼,我如何來證明這個「無友不如己者」是這樣解釋呢?很自然的,還是根據《論語》。如果孔子把「無」字作動詞(案這句更費解:一,《論語》是弟子所記,非孔子手寫;二,作「沒有」解仍是動詞),便不用這個「無」了。比如說,下面有的「毋意」、「毋我」等等,都是這個「毋」字。……過去一千多年的解釋都變成交情當中的勢利(案如朱注說「友所以輔仁」,不知這「勢利」從何處來),這怎麼通呢?
  以下就看看南懷瑾是怎麼通的。通有二義:一是古人的某一說法是否合理,合理為通,不合理為不通;二是古人的某一說法,後人有不同的理解,合原意為通,不合原意為不通。以此來衡量南懷瑾的講法,前一種,牽涉意見分歧,人各有見,難得一言定案;後一種則可以一言定案,是必不通。理由不只一種。第一,「無」作「沒有」解,南懷瑾的語文方面的理由是,作「不要」解《論語》都用「毋」,這是否認古人用字經常任意通假的情況。這里化面為點,只說《論語》,南懷瑾的作「不要」解都用「毋」,依邏輯是個全稱肯定判斷,可惜他忘了,就在同一書中,特稱否定判斷並不少,如「無見小利」,「無為小人儒」之類,也可以解為「沒有」嗎?第二,退一步,姑且承認可以解為「沒有」,照文言習慣,「無」與「友不如己者」是動賓結構,「友不如己者」是修飾語後置,全譯是「沒有不如自己的朋友」,意思仍是「所有朋友都是高于自己的」,與原文並沒有兩樣。第三,而南懷瑾則譯成「不要(竟未譯為‘沒有’)看不起任何一個人,不要認為任何一個人不如自己」,簡直不明白這譯文是由哪里飛來的。第四,「無友不如己者」這一節,著重說君子要怎樣,不要怎樣,如果「無」作「沒有」解,就不成話了。
  另一處,見第44頁,仍是《學而》篇,講「父在觀其志,父沒觀其行,三年無改于父之道,可謂孝矣。」看他怎麼講:
  「父在觀其志」的這個「志」,古人的文字「志」為「意志」(案為「志願」或「心意」,不是「意志」)就是包括了思想、態度。……所以「父在觀其志」這話是說當父母在面前的時候要言行一致,就是父母不在面前,背著父母的時候,乃至于父母死了,都要言行一致,……
  「在」與「沒」對舉,連中學生也不會講錯,而這位南懷瑾竟解「在」為「在面前」,「沒」兼在背後,「志」為「言行一致」,還吸收現代男女平等精神,「父」之外又冒出個「母」來,真是匪夷所思了。
  再說一處,見第123頁,講《八佾》篇的「夷狄之有君,不如諸夏之亡也」。還是先抄他的講法:
  孔子說那些蠻族落後地區的人,也有頭子,有君長、酋長。但光有形態,沒有文化,有什麼用,不如夏朝,殷商,雖然國家亡了,但歷史上的精神,永垂萬古,因為它有文化。……像孔子在這里說,「夷狄之有君,不如諸夏之亡也。」夏朝雖然亡了,……
  原來他不信通假甚至不知通假,把通「無」的「亡」讀為亡國的亡,于是「有君」就不得不同「亡(國)」對稱,且不說義理,連行文,古人也不得不隨著他滑天下之大稽了。
  寫到此,會有高明的讀者笑我費話太多,甚至多事。但語雲,一不做,二不休,索性再說幾句,是對排印此書的復旦大學出版社的。排印之前,他們看了,有「出版說明」中的賞識語為證。這賞識語是:「尤為新穎的是,作者將對原文的串講撮編為一個個歷史故事,蘊意深邃而妙趣橫生,這在眾多的《論語》章疏中是別具一格的。」人各有見,我說說我自己的。妙趣是否橫生不好說,只說蘊意深邃和別具一格。先說意,我的想法,深淺事小,性質為何事大。這,作者沒有隱瞞,是:「孔子學說的可貴,畢竟是萬古常新,永遠顛撲不破。」難道寫賞識語的人也相信這個嗎?如果竟至相信,推己及人,問題就太大了。再說別具一格,這說得不錯,可惜這「別具」是建築在不管原文、隨口亂說的基礎上。又是人各有見,也許有人正是從這方面發現了妙趣;至于我,算作杞人憂天也罷,頑固守舊也罷,總不願意在有生之年,听見下一代,由于讀了這「妙趣橫生」的著作,竟至發出「不如諸夏之亡也」的書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